纪念尊爱的沈培和老师

秋闵我

        第一次与老师见面之前,只是听到约定好时间的消息,都令我特别激动和紧张。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个国家的人,而且老师还是审评界举足轻重的人物。老师去世后,回首望去,有那么几件事令我难以忘记。

  我刚开始学茶的时候,没有制定好计划,总是随便跑来跑去学习茶礼、茶艺,还有外出做茶园调查,我很喜欢那段时光。2002年,在韩瑞大学读茶学系硕士的时候,我作为审评准备人员去参加在韩国釜山举行的世界名茶评比,因为这次机会我开始对茶叶审评饱含兴趣,因为这样不仅能知道各种各样的茶叶,还能够学到茶叶的本质。活动结束以后,趁着各位名茶审评员调查参观韩国茶园之际,邀请他们到广州来。广州是韩国的美食城市,我特意安排大家在广州最有名的一家酒店,那里的菜系很有特色,非常美味。可是沈老师却没有兴趣,只是吃白饭而已。除了沈老师,别的老师都挺喜欢吃这些菜,瞬间在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多疑问“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老师吃不惯韩国菜吗?或者我做错了什么吗老师这样的行为让我特别难受,实在很尴尬。我自己想了好一会儿,终于从翻译人员那打听后才知道,原来审评人员本身就是审评工具,要保护自己的味觉、嗅觉等,不能吃有刺激性味道和香气的菜。听了这原因以后,对自己没有仔细得考虑老师而感到羞愧,以及对老师感到非常抱歉。

  还有一件事。我的中国父亲王家杨会长和中国兄长王小宁老师建议我学习茶叶审评让我去找沈培和老师与浙江大学的龚淑英老师学习审评。每当审评课结束的时候沈老师就鼓励我说,“王小宁的韩国妹妹天天有进步啊。当时一到吃中饭时间我与别人相约一起去外边吃饭或者叫外卖每次邀请老师跟我们一起吃饭时沈老师都因为已经从家里带来便当而没有参与。有一天老师给我看他自己带来的饭菜饭盒里面只有白饭和一两个没有刺激味的菜而已。看到老师的盒饭让我想起那次在韩国发生过的事情又感到不好意思。看老师这么严格要求自己的样子一边觉得太过于严格一边又对老师充满了敬意。

        老师每次强调,评茶委员必须遵守两个准则;第一是要具备不会偏心的道德性;第二是要严格的保护好自己充当审评工具的身体。他在这两个准则上以身作则,让我们警醒。

        有一天,听到了老师病重的消息,我立刻从韩国赶到中国看望老师,老师反而安慰我没什么事。后来每次去中国,都会去老师家看望他,即使老师因为病重,不能坐的很安稳,仍然很温和的接待我,当我要走的时候还舍不得放开我的手。这些事情都让我难以忘记。乐莫乐兮新相知,能与沈老师相识相知,是我的幸运,那段学习经历也是我人生中珍贵的记忆。老师的指教是我在茶叶人生中的指南针,一直怀着对老师感恩的心,铭记内心。无论我们表达多少思念老师的话语,老师也已离我们而去,但老师的精神与行动对我们影响深远,我们永远都忘不掉。

      尊爱的沈培和老师我们崇敬你怀念你


                                                                                                                                        徒弟 秋闵我 拜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