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脸》——秋忆沈培和先生

倪 闻

        想起沈培和先生的文字我的眼前瞬间浮现出先生那张纯真的笑脸

  岁月如梭我与沈培和先生有十余年的交往期间的很多内容如今的确已变得日益模糊。只是一想起他先生的笑脸便会栩栩如生起来一如阳光下的绽放的睡莲干干净净平静而美好。

  我与先生在一起最多的内容,是参与多次国际名茶评比的茶叶审评工作。                                

图片4.png

        但凡熟悉先生的人都知道:审评工作中的沈培和先生是个“很不可爱”的严肃老头子,表情冷漠,一丝不苟,专注而严谨。常常,一同审评的专家们会因着一些观点分歧而进入“礼貌又不客气”争论,这其中,先生那句斩钉截铁的杭州话“不来事的(不可 以)”往往成为结论,引得国内外的评审同事们露出各种丰富的脸部表情,却又异口同声的表示赞同。这时候的先生是个“很不好玩”却备受尊敬的人。

       往往,一整天数百个茶样审评下来之后,先生会累得瘫坐在椅子上休息,我时常会拿出一支烟逗他:“抽一口?”,这时候,先生就会接过烟放在鼻子上闻闻然后还给我,一同浮现出来的便是那张可爱的纯真的笑脸,先生会不停的笑,说:“你是个坏人,抽烟喝酒怎么评茶。”我也会趁机“教育”他一句:“你个老糊涂就是一根筋。”然后先生继续笑,然后突然蹦出几个字来:“评茶就是要严格,瞎弄弄不来事的”,实在是“倔”的无可救药!

        评审结束的晚宴上,先生会要一小杯高度白酒,他滴酒不沾,却是喜欢一边吃菜一边闻酒香,闻一闻笑一笑,婴儿一般的笑,常常引得一席人开怀大笑……

        有一次,我与先生及一行专家前往香港参加国际名茶评比活动,候机的时候,先生突然说要吃棒棒糖,我居然给他买到了,他果然吃得津津有味,我忍不住问他“你怎么小孩子一样啊”,先生很认真的答道“看你们抽烟那么开心,我要吃根棒棒糖心理平衡平衡”,乐得我差点笑翻……

        2006年,我代表国际名称评比组委会前往部分荣膺国际名茶评比获得“世界佳茗大奖”和“国际金奖”的企业授牌,先生特别关照我:“送我茶叶的可以拿一小份心意茶尝尝,其它统统不要”,先生说这些话的时候的表情是严肃的,这个表情令我记忆犹新,持续影响着我的茶事作风!

        先生已经离我们远去,人,终究没有山里的茶树长寿。送别先生的那一天,我是平静的,因为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短暂和精神的长存!

  今又重阳,先生的笑脸记忆犹新。我想:他在天堂是有茶香长伴的!

 

        2016109日岁在重阳

          写于杭州门耳藏韵阁